碑帖收与研究,楚王墓第百上石

碑帖收与研究,楚王墓第百上石
西汉或帝元鼎二年 《楚王墓第百上石》简称《第百上石》。隶书体,文字共十行,行四至七字不等。拓本高约84厘米,宽约94厘米。文字刻在石面的上部,第一行与第二行之间有近两行字的空格。 此石为楚王刘注墓道中的塞石,上有工匠所刻编号及告白文字。内容中未见明确的纪年和姓氏,故无法断定此石的时间与名称。依照惯例,古代石刻无法定名者,以石上文字的第一字或第一行字来定名,故定此石名为《第百上石》。此石1981年11月出土于徐州近郊的龟山。基内同时还出土有一枚印章,银质龟纽,文曰“刘注”。据此,考古专家们断定此墓为西汉诸侯国―楚襄王刘注的夫妇合葬墓。据史料记载,楚国第六代王刘注卒于汉武帝元鼎二年(公元前115年),此石或为当时下葬时所刻,因此定此石刻字时间为“西汉武帝元鼎二年”。 此石出土较晚,前辈大家无缘相见,近世金石类书籍记载亦少。此石文字是当时工匠们未经书丹上石,直接凿刻在石面上的。草率之字,简略之字以及当时人喜欢使用的借代之字自然就产生了不少。加之石面斑驳不整使得今人难以分辨其全部内容。本人参考了1997年第二期《考古》杂志上刘注慕的发掘报告以及《书法丛刊》1998年第三期上顾风的文章,又将此石前后数种拓本悬之舍中,细细对校,方释出若干前人所未释出的文字。尽管还有些字本人并不认同诸家的解释,但一时尚未找出可靠证据来证明其为某字,如第二行最后一字“天”,第三行第二字“述”,第三字“葬”等。只得存疑以待后来者。现将这些文字重新断句如下,以供读者参考。全文如下第百上石。楚古尸王通于天。述葬:棺郭不布瓦鼎盛器。令群臣已葬去,服毋金玉器。后世贤丈夫,不视此书女自劳也。仁者悲之。” 此石出土时间不长,拓本多近年所拓。故没有鉴别拓本年代的问题,只有区分拓工精与不精的问题通常所见有朱墨两色拓本传世。此石表面粗糙,似摩崖刻石。所以,黑白分明的墨拓本比朱拓本更容易欣赏石上的文字。墨拓本的收藏价值也应更高些对石上文字作一定的了解可能会使读者更加深对此石价值的了解这里就对文中的些字词略作解释,以便于读者阅读石上文字。 第百上石”,这是墓穴中塞石的编号文字。“第百”即“第一百”。“上石”,即指置于上层或上方的石头。据刘注墓的发掘报告称,此墓道中有上下两层塞石,共十三组二十六块。此石称“第百”,当是指整个墓穴所用大石的编号。其中还应包括刘注之妻基穴中的用石,也就是指整个工程的用石编号。“楚古尸王通于天”,“尸”与“夷”的字义在某些意义上、在某些范围内是相通的。《说文》:“夷,平也。从大,从弓。东方之人也。”吴其昌《金文名象疏证》:“蛮夷之夷字,与尸字为一字。”此处的“古尸王”或即是说“古夷王”。“夷时对东方少数民族的一种称呼,稍后才有了一些蔑视的意思。 作为楚襄王的墓穴,称自己的先王为“夷王”,不知有无可能。或“古尸王”就是指古代先死了的王,他们的灵魂能通于天。据史书知,楚襄王刘注的前一代王是夷王刘郢,此处的“古尸王”也有可能指的就是刘郢。“述葬”,即说先王曾述说过关于葬礼的法则,其中有“棺郭不布瓦鼎盛”的话,“郭”即“� 钡氖⌒础2�“今群臣已葬去”、“已”此处同“己”又同“以”。古时“已”“己”相通。《正字通・已部》:“已,与古共一字。隶作吕,以。”《苟子・非相》:“人之所以人者何己也。”杨��注:“己与以同。”此处“以”有依照之意。“去”即“法”的省写,秦汉金文上多见此写法。“已藏去”即“以葬法”。“服毋金玉器”,“服即穿着、服饰之意。 此句即说:死了的人,不可用金玉之器来装饰身上,免得引来盗墓者让死者不能安宁。按照先王的葬法不允许服金玉,布瓦器,所以后面即给盗基者说:“不视此书,女自劳也。”基中无有金银财宝,你要挖基自己白劳神。“女”即“汝”字正如前面所说,此石文字为当时工匠的率意之作。刻写时必定带有民间文字书写的些习惯。对于这样的文字,我们不能只简单地评论其表现出的美与丑。而应该从这些文字中看到,汉代初期中国文字由篆至隶的变化过程以及了解这种变化在民间文字书写中的状态,从而确定我们所要学习、吸收的地方。此石上文字所表现的书写特点,与汉代砖陶器物上所刻写的文字有许多相近之处。第一,他们都是在硬质材料上不经书写直接刻划的。 第二,在刻写时工匠们都采用了单刀直入的方法。从此石上文字的笔画可以看出,这些字的笔画边沿都有石花迸裂的痕迹。如第一行首字“第”的撤擦两笔,这种痕迹表现得最为明显。由于这种原因,此石上文字所表现出的书法特点,与汉代初期其他金石刻字来比较劲健有余,而温润不足。这也是由于西汉初期,东南楚荆之地的书法与中原地区的书法,在中国文字书写的成熟程度上、表现技法上还是有一定差别的。从已经出土的金文书法竹木简上书法都可看出,这两大区域在书法上的差别,也就是早期南北书风的差别。 了解这种区域性文化的差别,根据不同特点吸取不同长处,对我们今天学习书法艺术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到公元2003年秋天,长安肆上才开始有此石拓本流传。初来时索价较昂,每纸皆在千元以上。以后此石拓本流入渐多,且碑帖收藏者基本上都有收藏,于是每纸价格竟降到五六百元。一年过后,就是高价却又不能再寻得到了,这就是所谓的市场规律支配云云。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ederosadi.com